您所在的位置:后四资讯>财经>三一重工“世界一流”唯质量不可妥协

三一重工“世界一流”唯质量不可妥协

2019-10-25 17:01:22 · 作者:匿名

三一重工过去在发展放缓时期更大胆地投资智能制造。被调查的企业提供地图

7月底,世界上第一台无人驾驶电动混凝土搅拌机下线。这是三一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一重工”)自2016年回归高速发展渠道以来又一次取得的“世界第一”。

然而,与三一重工目前和过去的成就相比,人们更关心它如何度过前几年的逆境。

2011年,三一重工董事长梁文根成为福布斯和胡润富豪榜上的“中国首富”。三一重工还发起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全球扩张。然而,没有人预料到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是持续了几年的低谷。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给工程机械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三一重工作为龙头企业首当其冲。

用梁文根的话来说,他们在那些年意识到“经营企业有一个周期”。

三一重工打出了一系列牌。三一重工除了在自身困难时期坚持以客户利益为重之外,还利用绩效波动期加强内部管理,控制外部风险,从而解决了一系列过去被忽视的深层次问题。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三一重工在资金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更敢于投资智能制造。2012年,投资上亿元的智能制造基准“18号厂”全面投产。与原厂房相比,单台(套)能耗平均降低8%,材料均匀性提高14%,人均产值提高24%。这增强了其在整个公司乃至整个集团推广智能制造的信心。

在过去的几年里,三一重工不断升级“18厂”,也不断复制“18厂”的经验。在这个花园式的厂房里,有喷泉和工人娱乐区,每个车站都有一个互动屏幕。工人可以实时查看和记录当前产品的各种信息,从而提高效率,保证产品质量。同时,每种产品都配有一个被称为“symc控制器”的“黑匣子”,它可以收集和传输产品从制造到客户使用的整个过程中运行的各种数据。

随着智能制造的推进,三一重工的员工数量也在迅速减少,这一度给三一重工带来了很大的公众压力。但是事实证明他们的坚持是正确的。例如,宁乡三一起重机厂智能改造前后,2011年7000多名员工生产60多亿元,2018年3000多人生产108亿元。

三一重工在智能制造的基础上,逐步发展了一个新的商业——工业互联网。三一重工在分析了这些数据后,发现它可以覆盖许多行业。三一重工总裁助理陈爽表示,三一重工总部位于广州的“根”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工业和信息化部认可的三大平台之一,三一重工对推动转型寄予厚望。

今天,包括佛山在内的珠江三角洲一些城市和企业正在大力推进工业互联网建设。“根”位于广州,呼应了这一趋势。2018年8月发布的《佛山市深化“先进互联网制造”和发展工业互联网实施方案(2018-2020)》提出培育和形成两个在全国具有强大实力和领先地位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推动1000多家工业企业利用工业互联网新技术和新模式实施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升级,带动2万家企业“上云上平台”。

"你的工业互联网是一笔财富."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考察三一重工后,高度评价三一重工。"中国的消费互联网非常发达,比发达国家更发达,但工业互联网不是."他问三一重工和佛山质量革命研究集团的企业家:“如何打工业互联网之战?互联网是“下降”还是行业“上升”?

作者:成雄叶杰春

■对话

通过企业的商业周期:

高速升级和低速升级

三一重工在从废墟中重生的过程中,对质量的重视有所加深。“质量改变了世界。质量是价值和尊严的起点。质量是唯一不能妥协的东西。质量就像空气。”三一重工董事长办公室质量总监陈康表示,从董事长到一线员工,这四个字印在了整个三一集团的脑海里。

"智能制造在多大程度上提高了质量?""如何用服务质量弥补硬件质量的不足?""我们如何才能满足全球市场不同的质量要求?"近日,佛山企业家观察集团进入三一重工,共同讨论了围绕质量革命的一系列问题。

走过一个周期

员工人数减少了一半,但经营效率提高了。

从2011年到2016年,三一重工经历了一个困难时期。三一重工在度过波动期、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方面做得对吗?

陈爽(三一重工总裁助理):2018年是三一重工历史上最好的一年。在此之前,我们从2011年到2016年经历了非常艰难的几年。那时,生活比任何事情都重要。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我们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鲍接君(广东欧森诺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我认为管理一个企业的商业周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整个企业处于2011年至2016年的波动期,周期风险相对较高。三一重工这些天一定很难过。他们是怎么度过的?

陈爽:2011-2016年之后,我们确实有一些经验要总结。用梁文根董事长的话说,我们深刻认识到“经营企业有一个周期”。它不会一直增长。会有高峰和低谷。我们必须学会用我们的思想和想法来适应这种变化。

在转型升级过程中,我认为公司做得很好:

首先是重视顾客。尽管我们的状况不佳,我们仍然把顾客放在第一位。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帮助客户解决许多问题,并与客户一起成长。事实上,公司业绩的下降也是由于客户遇到的困难。

二是优化内部管理。由于公司的快速发展,许多漏洞没有被发现,管理上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我们现在没有很多员工,但是经营比以前好,因为管理更准确,人均产值更高。现在世界上的雇员总数还不到3万人,但在高峰期我们有7万人。

第三是智力。现在我们所有的业务都在网上,大数据使我们能够更好地控制营销风险,所有风险都应该在网上实时反映出来。

文鼎(长沙市工商联党委书记):我前段时间去了宁乡三一起重机厂。2011年,有7000多名员工,仅支出60多亿元。现在有3000多人,收入108亿元。过去每天可以安装15辆汽车,但现在是45辆,这提高了效率。

鲍接君:进行智能化改造需要投资,但当时公司也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你是如何面对的?

陈爽:经营不好,但我们对智能制造厂的投资没有减少。我们停止建造智能制造工厂并不是因为糟糕的形势。我们仍然这样做。我们真的是咬牙切齿。

甄容晖(广东一智米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我也是一家设备制造商,很高兴来到这里。“十八厂”建设的主要难点是什么?完成前后的比较如何?

陈爽:智能制造工厂刚成立时,阻力很大,因为原来的生产模式很好,可以满足客户的要求和标准。作为一个智能制造工厂,它必须与以前的团队很好地集成。它一定承受着压力,从上到下做了大量的思想动员工作。

通过对智能制造工厂的改造,我认为对企业最大的好处是提高生产效率,加强整个车间的管理,并具有更强的质量控制能力,这样你就可以在操作的角度上有更深的理解和渗透。工厂车间和车间之间以及工作站和工作站之间有一堵“墙”。智能制造工厂建成后,这面墙就被打破了。

概念革命

质量就像空气,没有空气就无法生存。

一个企业如何实现对质量的强调?三一重工建立了从员工个人到部门和公司的相应机制,将质量与效益联系起来。

陈康:三一重工的产品质量越来越好,超越了国际国内的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独特的方法是什么?

从董事到一线员工,三一重工知道以下四个词。第一句话,质量改变了世界。这句话是最重要的,它出现在我们的许多宣传材料中。质量永远是三一重工最重要的事情。在第二句中,质量是价值和尊严的起点。质量永远是我们最基本的。要有价值和尊严,我们必须以质量为基础。第三,质量是唯一不能妥协的东西。我们在日常工作中一直贯彻这一理念。生产进度和经济效益都是以质量为基础的。在第四句中,质量就像空气。空气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没有它我们就活不下去。公司也是如此。质量就像空气一样。你不能离开。这四个字,从上到下,深入到我们组的骨髓,印在我们的脑海里。

从一线团队到集团四级质量会议是我们开展质量管理的一项重要任务。我们有月度质量报告和集团年度质量公告。

周其仁:这些报告是公司内部的机密文件吗?

陈康:它们都是机密文件,包含了很多质量数据和质量指标。

布雷格(三一重工泵业事业部质量保证部主任):我们所有的手机都放在会议室外面,用于董事会主席出席的所有每周会议。

陈康:在高质量的工作中,我们的主席有一个理念,那就是“只有衡量我们才能被评估”。因此,我们在质量管理方面有许多具体的指标,包括采购质量、汽车质量、客户质量满意度、综合质量等。

质量与效益挂钩是我们质量管理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我们的最终质量数据与工人和经理的工资挂钩。包括员工、部门和公司,都有相应的机制。在公司层面,我们有一票否决制度。如果质量达不到标准,很抱歉,年底你的表现可能会下降。今年你的市场收入翻了一番,你的经济效益非常好。你应该有a级,但是质量不达标。你的成绩是B .对整个公司来说,从甲到乙是损失数千万元,分配到每个部门,他们的损失很大。

陈爽:质量革命尤其符合我们的哲学。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坚持“质量改变世界”。我们需要高质量的产品、高质量的服务、高质量的技术,特别是高质量的管理,这一直是企业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一直坚持、坚持和实施。我们坚持质量,这个概念不仅仅是老板,或者只是员工,只是干部,而是从上到下是一样的。

消除缺陷

确保我们的客户和员工能够赚钱

三一重工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积累了大量的质量管理数据。这些数据能公开吗?如果公开,会有什么连锁反应?

周其仁:在三一重工这样优秀的工厂里,质量控制会产生很多信息。这些信息能在质量控制和推广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吗?哪些数据可以发布?

陈康:手术相当困难。首先,每个公司有不同的统计方法和标准。我们都有质量控制,但标准不同,无法比较。第二是市场竞争。我们的指数数据在某种程度上与兴趣有关。

如果我是0.01,而你是1,不,顾客看不见。只有解决了这两个问题,它们才能被释放。我们还在探索竞争对手的质量指标。它们也是高度机密,根本看不见。

周其仁:但另一方面,如果有人开了第一枪,这可能是赢得市场信任的一种方式。首先,如果没有人发表,我会发表。在我宣布之后,世界将会知道我的维修率,这对中国是一个压力。其次,没有人会发表它。你敢发表它。第三,为了促进立法,我们总是用形容词来描述质量。你应该报告失败率。当然,这只是我们的讨论之一。

陈康:在工程机械领域,我们的质量是基准。我们有时会向客户提及质量指标,但不是重点。因为这个行业也有健康的竞争,我们已经处于第一位,不想让竞争太激烈。

周其仁:经过这么多年和几个月,整体失败率的趋势是什么?不要说零缺陷,低缺陷的可能性趋势是否明显?

陈康:质量越难控制,整体失败率就越低,但速度却越来越慢。

周其仁:有零缺陷的前景吗?

陈康:从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整体水平来看,在过去的十年里是不可能的。零缺陷意味着我们用设备保证代替人工保证,除非这一步可以完全替换。

周其仁:世界上有没有零缺陷的公司?

陈康:不在工程机械行业。中国一家著名国际制造商的产品不如我们的可靠。他们的外观和油漆比我们的好。这是事实。我们采取差异化路线,在持续的性能和可靠性方面做得很好,以确保我们的客户和员工能够赚钱。

我们还有一些产品的质量无法与国际品牌相比。为什么我们能打败他们?我们解决了两个问题:第一,我们解决了产品使用问题,我们的质量达到了他质量水平的90%或95%。第二,我们还有点不够。我们可以通过更好的服务和更快的响应来弥补。我们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发现了问题,然后工程师去现场找出原因并立即纠正。

走向全球

质量控制应重视本地化管理

在全球化时代,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如何保证相同的质量?三一重工在印度的探索为佛山企业提供了借鉴。

叶永杰(新珍珠陶瓷执行副总裁):三一重工在美国、德国、印度、巴西等地拥有研发和制造基地。你们国内生产规模和海外产量的比例分别是多少?

陈爽:目前,国内份额相对较高。我们的大部分国际投资是建立我们自己的工厂,这不会在一两年内产生效益。在外国,不像在中国,工厂可以在三个月内建成。事实上,这些在国外很难建造。

三一重工非常重视国际化。我们认为这是“第三次创业”。“一带一路”也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机遇。集团总销售额的70%来自“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和地区。我们也希望将来我们能在整个集团中获得40%和50%的国际市场份额,这样我们抵御风险的能力将会更强,我们的机会将会更好。

周其仁:印度的质量控制怎么样?印度的“几乎先生”比我们的多还是少?

陈康:当我们的印度公司刚成立时,我们在质量上与他们合作。他们的发动机质量水平比我国至少低两个等级。漏油和其他问题非常严重。但是印度人喜欢使用他们的引擎,而不是我们的。为什么?因为服务很好,你可以在故障后找个人修理。如果我们使用中国制造的发动机,很难找到人来修理它们。因此,本地化后的故障率增加了。

第二是人的因素,这更复杂。印度的管理非常复杂。我们探索后采用了本地化的方法,也就是让你控制自己。目前,印度工厂的最高领导人是印度人,他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完成工作。但是印度的质量比我们国家稍微复杂一点。

我们在2008年去了印度,一开始没有市场。该产品用了大约七八年的时间才基本成熟,而且该产品在印度市场上很有意义。

周其仁:基本上,它必须本地化,风格完全不同。

陈康:是的,它必须本地化。我们向印度派遣了工程师,但起初我们无法与他们合作。印度的质量控制也是独立的。我们很难控制他。他们仍然控制着自己。

s仁夜的话

互联网“衰落”还是行业“崛起”?

周其仁

三一重工的工业互联网是一笔财富。因为中国的消费互联网非常发达,比发达国家更发达,但工业互联网不是。如何对抗质量革命?互联网是“衰落”还是行业“崛起”?最后,“谁是谁”需要探索。三一重工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被称为全国三大平台之一。我认为它值得研究。

我国的总体情况是消费互联网发展得很好,而工业互联网发展得不好。我们工业互联网的状况落后于美国,许多人并不知道。在消费者互联网中,当消费者点击互联网时,东西就会被传递出去。然而,这个过程还没有深入到生产、整个环境、产品、交易和物流中。这个过程中的许多环节还没有深入。原因是消费者最容易被说服。

然而,为什么信息技术只能由年轻人来玩呢?为什么信息技术只能帮助解决消费问题?

新技术进入工业领域比进入消费领域更困难。当你想用互联网武装行业时,每个老板都有自己的经验、才华和自信。他不会轻易听你的。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秤。但另一方面,这是下一个经济增长点的来源。

如果中国在工业互联网方面做得和消费互联网一样好,中国经济就不会害怕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短期影响,因为我们的内部活力极其巨大。工业互联网将推动大量的设备需求、培训需求,并将大大提高生产率。

我参观过德国工业4.0。许多德国公司已经拥有精密制造的专业知识,但是他们的原始信息水平非常低。互联网最初是美国人发明的,但现在德国已经赶上了,由模型工厂驱动。

他们挑选了一些好公司作为样本公司,并组织了一系列访问。参观后,他们受到诱惑并感兴趣。公司派了另一个专家组到你的公司去看看。看过之后,公司会给你一个计划并给你报价。你认为这可行吗?如果你对报价不满意,他会为你调整。你说所有的德国设备都太贵了,所以这要看这个设备是否可以用韩国的来代替。所有的方案都可以根据您的需求定制,您可以尝试一下,这将推动德国企业将信息和制造一个接一个地结合起来。

中国人非常有趣。我们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民族。我们不相信抽象的东西。我们不仅仅是通过观察概念来行动。但是当我们看到真实的东西时,我们的眼睛就会明亮。只要你看着它,你就会被诱惑。如果你受到诱惑,你会采取行动。一个行业接一个行业,龙头企业首先解决自己的问题,然后帮助别人解决问题,这对中国和佛山的制造业具有重要意义。

■注释

宣布维修率

你想要吗?

"三一重工有可能第一个宣布产品维修率吗?"像其他企业一样,面对工程机械行业的领先地位,周其仁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返修率问题之所以重要,因为它连接着客户与厂商两端。周其仁多次谈到他当年在美国读书时候买车的例子,当地银行会提供各种车型的返修率清单,方便买车的人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