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后四资讯>综合>世纪出版集团一周摘下三个国际文学大奖,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世纪出版集团一周摘下三个国际文学大奖,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2019-11-20 16:22:47 · 作者:匿名

对于热爱文学的读者来说,能够首先阅读国际文学奖获得者的作品是多么幸福。

过去一周,诺贝尔文学奖、德国图书奖和布克奖相继宣布。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获得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德国作家萨沙·斯塔尼希奇因其小说《我来自何方》获得第15届德国图书奖。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因其小说《遗嘱》两次获得布克奖。

这些作家的作品要么已经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出版社出版,要么正在进口和翻译。彼得·汉德克的九部作品已经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诺贝尔奖宣布后,韩珂作品的销量飙升至当当新文学书籍的前三位。然而,《我从哪里来》的中国版权是今年早些时候由《史记·闻婧》购买的。翻译工作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明年上半年将与读者见面。上海翻译出版社对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进行了多年的深入研究,新作品《遗嘱》已经明确推出,计划明年出版。

一周之内,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翻译出版了外国文学作品,包括中文三元和中文三元,此前出版了帕慕克、莫言和石黑雄等作家的作品,这再次凸显了上海出版多年来的全球视野和文学判断力,同时坚持本土出版的质量。

萨莎·斯塔尼希奇在他的家乡

“我从哪里来”德国封面

萨沙·斯坦尼斯:在小说和非小说之间,它体现了文学的力量

获得今年德国图书奖的萨沙·斯塔尼希奇(Sasha Stani)有着鲜明的跨文化背景。萨沙于1978年出生在波斯尼亚小镇维舍格勒,父亲是塞尔维亚人,母亲是波斯尼亚人。1992年,为了避免波斯尼亚战争,他和14岁的父母逃到了德国海德堡。从那以后,他定居下来并用德语写作。我来自哪里(herkunft,字面翻译为“origin”或“origin”)有很强的自传色彩。2008年,英雄“我”向德国移民局申请入籍。当填写表格时,他觉得他的生活不能被框成一个表格,所以他开始回忆和写作。

世纪文学场景部负责人陈欢欢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他购买萨沙·斯坦尼斯拉夫斯基(Sasha stanislav)的著作《我们与祖先交谈的那晚》的版权时,他被作者的叙事风格和诗意写作所感动。《我们与祖先交谈的夜晚》一书获得了2014年莱比锡书展奖和德国图书奖的提名,中文版已于今年由世纪文坛推出。得知他有新书后,我们立即请人进行评估,并决定赢得新书的版权,因为我们觉得新书在前代的基础上又有了突破。”陈欢欢说,21世纪的文婧一直在努力发掘潜在的年轻作家,萨沙·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就是其中之一。

"这部作品体现了文学在小说和非小说之间的力量."“作者的家乡在战争中消失了,但他通过写作重建了失去的梦想。尤其是书中的一个场景,“20世纪80年代,我的父亲和母亲在花园的樱桃树下跳舞”,触动了编辑部每个人的心。”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出现在伦敦,推出他的新书,将《女仆的故事》作为遗嘱的延续。这张照片来自《卫报》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人气上升之前,中国的销售量并不令人满意。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凭借《女仆的故事》和改编自这部小说的美国电视剧,在中国读者和观众中享有很高的声誉。这一次,阿特伍德还创下了“小说出版前入围布克奖”的纪录。

这位年轻的作家翻译了遗嘱的中文版本,然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想这和女佣的故事受欢迎程度有很大关系。此外,这部电影和电视剧在新书出版之前就已经上映了,这让人们对阿特伍德在续集中所写的有了更多的期待。”

至于阿特伍德的写作风格,她认为最重要的特点是富有思想。“她有很多想法,她的作品和想法都很棒。另一方面,在不掉书的情况下把语言读好是更好的,但是知识是非常深刻的。这些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思想完全融入到她流畅的写作中,她的风格也很轻,即“轻”和“轻”。"

“我认为这本新书应该和女佣的故事一起阅读,这样你就能认识到她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关注的妇女问题的重要性。这本新书是根据女佣的故事写成的。它慢慢展现了基地国家虚构王国的政治特征和两代人的故事。因此,这是非常深刻和令人回味的。”

据透露,她刚刚开始翻译这本新书,预计明年春天完成。“现在新闻报道已经把这本书逐字翻译成了“遗嘱”,但是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我们基本上决定不使用“遗嘱”这个词作为标题。阿特伍德自己做了一个声明,说新书的名字有三层含义,一层是最后一层,一层是目击者说的,另一层是事实。在与上海译文的编辑讨论后,我将暂时使用“证词”,即当事人对所发生事情的证明。此外,新书从人物到结构都与电视版本完全不同。我们看到的电视版本仍然集中在一个女主角的单一故事上,但续集在第一本书里跳出了时代,写了十多年的故事,但《女仆》故事中的所有元素都包含在新小说里。"

《女仆的故事》在中国市场的热卖不是出版社的幸运赌注。阿特伍德的大部分作品都有上海翻译的版权,这是自2000年以来精耕细作的结果。上海翻译出版社副总编辑黄玉宁对风起云涌的新闻记者回忆道:“她因《盲刺客》获得了2000年布克奖。我在法兰克福书展上看到了很多宣传,当我回来的时候,我联系了版权部门,买了《盲刺客》和她的早期作品《能吃的女人》。从那以后,翻译一直有意识地让她工作。这与她在英国文学中的地位有关。她的力量非常全面。有许多诗歌、文学理论和小说。她的作品具有新的敏锐气质。她有勇气探索话题,不重复自己的话。他的成长和潜力已经得到证实。她是一位罕见的作家。就她对个人文学的品味而言,她也是我的文学偶像。”

基于各种考虑,上海翻译公司将尽可能获得所有版权。今天的回归不是偶然的。在阿特伍德在中国成名之前的五年里,她的作品在中国的销售并不令人满意,但上海译文坚持更新版权。“上海翻译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我们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如果我们渴望快速的成功和即时的利益,很难出版它。我很高兴几代译者以他们的专业态度赢得了广大读者和国外版权贸易组织的信任。与此同时,我们总是提醒自己,在竞争日益激烈的趋势下,我们不能把过去在图书清单上的成就放在心上。上海翻译也一直在学习,必须保持领先。”

韩珂的作品之一《痛苦的中国人》

彼得·汉德克:仍然必须谈论作品的质量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他写了诸如《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复发》、《没有欲望的悲歌》、《左撇子女人》等小说,以及诸如《责骂观众》、《卡斯帕》和《变成陌生人的时候》等电影剧本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较低,相对较小,但他的九部作品已经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世纪文化景观总经理姚冉莹告诉风起云涌的新闻记者,彼得·汉德克是索尔坎普出版社推荐的。“索尔坎普是我们合作的非常密切的伙伴。我们有很多社会科学和文学作品可以交流,彼得·汉德克也是他们的作者。当时,我们版权部门的一位德国同事也高度赞扬了汉德克,在多方的推荐下,我们获得了汉德克的版权。”

“彼得·汉德克的作品也分为不同的层次。他的一些戏剧作品和改编成电影的作品也为许多读者和观众所熟知。同时,市场也分为不同的层次。我们将考虑大众文学和稍专业的文学,或者我们将谈论作品的质量。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出后,我们也非常高兴。他的销量在当当网的新文学书籍列表中名列前三。”姚冉莹说。

上海在文学和出版方面有一流的高度和厚度。

如今,随着法兰克福书展的开幕,许多出版商正在法兰克福书展上寻找好书。上海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孙甘露(Sun Ganlu)表示,在飞往福拉克福书展的航班上,上海出版商得知上海出版商获得布克奖又一美元时,非常兴奋。

本次法兰克福书展期间,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将举办第二届“上海晨报”活动,并参加思南书展主办的法兰克福书展特别活动。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副总裁Kan Ninghui表示,《上海晨报》去年由世纪出版集团和法兰克福书展组委会联合创办,思南书展法兰克福书展专场演出也被列为法兰克福书展组委会今年的正式活动,这表明来自上海的出版机构和文化品牌越来越受到国际主流书展的欢迎和关注。

孙甘露为海外专场精心策划的“从上海到法兰克福——全球视野下的文学交流与阅读推广”主题非常恰当及时。这不仅表明上海城市文化名片思南阅读俱乐部正在加速向国际平台的扩张,也表明世纪出版矩阵(Century Publishing Matrix)在一周内已连续成为三项国际大奖的“主要玩家”。这也表明上海在文学与出版的双向传播中具有一流的高度和厚度。

德国图书奖作者的书已经在法兰克福的书店展出。

“十年前的2009年,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是中国。在过去的十年里,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中国也是如此。作为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上海的文化及其出版在过去十年里也经历了许多重要的发展和变化。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是上海乃至中国最重要的出版机构之一。长期以来,它在国内外出版了大量古今文学作品,包括许多上海作家的重要作品。他们以自己独特的视野和专业经验,参与塑造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并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作家创造了自己的文学道路。”孙甘露说,“更重要的是,他们一直将出版使命与上海、中国和世界联系在一起。”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app 北京十一选五 福彩快3 陕西11选5投注